这个题目换句话说:「如果要让明天做得比今天更好,那么今天我们必须先采取可以采取的最好那一步。」

有些专案,基本架构重复多次,基本上我们知道怎么计画,知道怎么达成。例如我在出版社里制作书籍,虽然每本书的主题不一样、作者不一样,也不一定能完全掌控作者进度,但起码我相对有信心,知道如何达成这样一个专案,也会知道如何从头开始计画。


但读者也常常问我,可是有些专案或任务:

  • 或许是没做过的
  • 或许发生意外
  • 或许觉得目标难以达成


导致我们当下感到压力与迷惘,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达成目标?
这时候又要怎么办呢?


先说一个小故事。


很久之前刚刚开始办活动,被交待办一场几百人大活动,活动人数很多,一时之间不知道有没有办法可以达成。
在迷惘与压力间,拼命做计画、找资料,但就是什么都没开始做。后来我想这样不行,于是换个角度思考,那么我当下可以做得最好行动是什么呢?


我发现当下唯一可以做的最好行动,就是先做出报名网页,上线试试看。
于是我尽我所能,制做出最好的报名网页文案。


结果网页上线后,用尽我们可以使用的所有宣传管道,虽然累积了一些人数,但还是一样报名缓慢。


但是很快的,有相关的单位看到这个活动,觉得跟他们主题很相关,于是想要跟我们一起合作报名,只要给予一定抽成,评估后,发现对我们也合理,于是开启合作,开辟了新的报名线。
后来活动也顺利额满。


这是当初还不知道如何达成目标时(也是自己还缺乏经验,后来也在每次经验累积后发现还有更多办法),所没有想到的解决办法。


还有一个小故事是,有阵子孩子很容易夜晚惊醒,并且总要讨奶喝,维持一段时间后,老婆也觉得很疲倦,但基本上呈现投降的状态。


但是我说,那我们来尝试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改善,我列出了许多可能采取的方案,就像下面这则笔记那样。


我们尝试各种行动,结果最后孩子逐渐解决了夜晚常常醒来的问题。


因为我们都不是医学或育儿专家,我们并不知道自己哪个行动真正起了作用,也或许每个行动都有作用,也可能孩子在父母改变的行动中接收到讯息,于是给了回应。


但我想说的是,行动才会产生改变,行动才能创造新的可能性。


甚至有时候,行动改变的是我们自己的心态。


之前我们不行动时,都觉得困扰。
但当我们开始行动后,这个问题在我们心中反而不像是问题,而像是一个我们很期待去解决的关卡,而每天晚上我们都想要再试试看。


在《SCRUM用一半的时间做两倍的事》这本书中,提到推进专案的几个关键(我用自己的理解解释),就是采取最小可行性行动、实验而不要限制变化、你必须先真正完成什么。


同样的,面对一个未知的、意外的、不如预期的任务时,当手足无措,或许「今天采取可以做的最好那一步」,就是解决任务的最佳方法,因为只有如此,明天才会有更好的可能。